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三秦都市報官網

《相貌·胡武功影像50年》首發暨作品展即將開幕

《相貌·胡武功影像50年》首發暨作品展即將開幕

文娛 2019-11-25 12:50:19
分享到:

胡武功影像50年暨新書發布會

2019年11月30日

西安藍海風萬邦書城

不見不散

上蒼不會給每個人更多機遇,

執著守一可能贏得更多時間。

——胡武功

胡武功70歲了,是的,70歲!然而歲月除了讓他更加剛毅篤定,似乎從來都與數字無關。

純粹,依稀還是50年前那位剛剛端起相機的美院少年,那一年“文革”開始不久,他拋開當時流行的正襟危坐的合影,拍下了包餃子的父母和跳皮筋的妹妹。也許是天生的倔強和叛逆,讓他從接觸攝影之初,就將所有感情投入生活以及生活中的人們。

從部隊宣傳干事,到新聞攝影記者,而后回歸大學講壇,他記錄了洪水中的災民、礦井下的礦工、土地上的農民、像候鳥遷徙一樣的麥客,也記錄下風浪中的學生、焦灼中的工人、驟變中的城市……50年的創作實踐與思考開創了中國紀實攝影的先河,也凝結了他堅定的攝影理念:關注現實、記錄歷史、揭示人性!

2019年,他翻出封存重達二十多公斤的底片,歷時逾半年甄選,最終呈現《相貌·胡武功影像50年》作品集。這次,我們將有幸看到《四方城》《西安記憶》《藏著的關中》等創作之外更多的作品,其中多數是第一次公開露面。

說到初心,他依然篤信:“一個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還多的國家,處于歷史性轉變的決定性時刻,不能不留下轉型的痕跡,不能不留下可視的影像文本”!

這是一位肩負使命的藝術家眼中親歷的50年,是一個扎根土地、飽含熱情的生命腳下走過的50年,是每個中國人了解、正在了解或不曾了解的50年,亦是一個國家真正發生過的50年!

2019年11月30日,《相貌·胡武功影像50年》作品首發暨作品展將于西安藍海風萬邦書城開幕!這一次,讓我們卸下時代的傲慢,和他一起走進紀實攝影的世界。

“文革”中全民娛樂方式基本是唱革命歌曲(1968年)

千百年來在民間,包公就是百姓期盼正義的化身(1994年)

遠方的城市(2013年)

拜金的人(2000年)

我的叛逆與思辨

每一個攝影人只需要尊重自己的選擇,執著自己的所愛,使之成為本性生命的組成部分,就魂在其中,活之有意。

在過去半個世紀中國發生的巨變中,中西觀念匯聚,文藝思潮云涌,攝影的闡釋與表達也同樣經歷著各種意識與觀念的“洗禮”,回歸紀實攝影,終難免為了表達而表達的主觀粉飾,因此,如何表達和記錄中國,記錄中國人的生活,仍然是一個問題。而在他看來,破題的關鍵始終在于對自我認定的堅持與創作本源的思辨。

首先是堅持“背道而馳”的“叛逆”,即摒棄“藝術”,揚棄“新聞”,與以往“擺拍”的攝影手法徹底決裂,實實在在的去拍攝日常的生活,既不戲謔,也不褻瀆,因為任何人類構思出來的東西,與這種現實性及其反映出來的生活本身的意義都是無法比擬的。

其次是堅持歷史性思辨。在一個最不齒舊束縛也最不缺新理念的當下,新思想、新概念、新說法總是層出不窮,“后現代”“后紀實”“后殖民”“后全球化”等理論常常是前一波聲音還未記住,后一波喧囂又響徹耳旁。他始終認為,與其接收二道販子,不如溯本求源,搞清楚這些光怪陸離的新玩意的歷史性緣由,使自己具備有歷史感縱向思維和眼光。

戶縣農民批判資本主義(1975年)

戶縣民兵接受部隊訓練(1975年)

打花牌重新回到農民生活中(1978年)

潤物細無聲的表達

中國紀實攝影不應主要記錄事件,而應該記錄日常生活中的人,因為現實生活給我們提供的這些隱喻和象征性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回歸他的作品,極少呈現鮮明對抗性的視覺沖擊,20世紀70年代末轉行媒體開始,他一頭扎進陜西農村,拍社火、拍神龕、拍買賣、拍婚喪……他用帶著批判現實主義色彩的鏡頭,拍攝家鄉的日常生活,而這些作品的根本,是要表現事件中的人,而非事件本身。多年來,他始終堅持這個看法,從未動搖。

50年的攝影之路,溝溝坎坎,一路走來,曾做過多種嘗試與體驗的他,認為最有意味的紀實攝影,不是機械地對繁瑣生活細節的實錄(那可能是另一領域的工作),不是對非常態事物的獵奇,而是一定要觸及當下的生活,一定要觸及社會現實,一定要觸及人的文化心理結構,一定要經過自己心靈的過濾,紀實攝影要的是“潤物無聲”,要的是“干澀和諧”的美學意味。這是他在20世紀80年代就確立的攝影追求。

讀書是農村青年的唯一出路(1982年)

打腰鼓是陜北農民年節自娛自樂和團拜的重要活動(1986年)

任人打扮的孩子(1986年)

那些最真實的“無名氏”

拍攝與被拍攝之間的關系很復雜,剪不斷,理還亂。我想正因如此,才需要攝影人在心中立一條敬重被攝對象的紀律。

胡老鏡頭下的人們,從20世紀60年代走來,走到我們眼前,那些胸前別著像章颯爽英姿的男女、舉著吊瓶陪伺父親的兒子、結婚時傻笑的新郎、梳妝的女人,以及五黃六月割麥、廟會上聽戲、進城擠車、遇見城管四散奔逃、看股票和城墻根下聊八卦、打太極、跳交際舞的人們,他們拼命生存,他們忍耐,他們無奈,他們似是舊人舊事,卻難免又在當下相遇,他們是最普通的“無名氏”,是時間洪流中不曾被改變,卻擲地有聲的一部分,亦是鏡頭表達的靈魂所在。于他,紀實攝影不是借客觀活物表現自己的心像,而是尋找、發現和捕捉那些不輕易示人的具有隱喻性、象征性的生活原型,紀實攝影是人生命存在方式的展現,而且要能解釋本真人性。

等候生意的摩的司機(1996年)

老年人的柔身運動(1996年)

保齡球館曾在大城市風靡一時(1996年)

新書推薦

相貌·胡武功影像50年

胡武功 著

文化藝術出版社

新書即將上市,敬請關注

[編輯:楊麗]

酒电子盘赚钱吗